威尼斯人棋牌_威尼斯人棋牌官网_威尼斯人棋牌app

HOTLINE

咨询热线:



最高法院指导案例

北海大西南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成都锦尚置业有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19-08-21 14:59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民一终字第3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海大西南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北京路万科城市花园5号楼2单元302室。

    法定代表人: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四川省简阳市俊杰法律服务所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锦尚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一环路东五段87号。

    法定代表人: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律师。

    委托代理人:彭卿,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海大西南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西南公司)与被上诉人成都锦尚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尚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2月28日作出(2011)川民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大西南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5月8日对本案进行了开庭审理。大西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怀军,锦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军、彭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2年9月12日,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下发锦府发(2002)109号文件,同意大西南公司兼并成都红旗玻璃厂实施方案。2002年10月9日,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下发成国土资发(2002)125号文件,同意大西南公司取得成都红旗玻璃厂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土地。2002年12月25日,大西南公司取得(2002)成国用字第157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载明土地用途为工业用地,使用权面积20730.33平方米(其中住宅用地面积分摊410.16平方米,工业用地面积分摊20320.17平方米)。

    2003年6月23日,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签订《协议书》(以下简称2003.6.23协议),约定:大西南公司将位于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给锦尚公司。1、该土地面积为20320.17平方米,大西南公司转让给锦尚公司开发,其用地性质的变更、过户、规划等手续,锦尚公司自行办理,锦尚公司承担由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业用地的土地出让金。2、双方确认该宗地(不含变更为商业用地的土地出让金)使用权作价12000万元,该宗地用作锦尚公司开发欧尚锦江购物中心项目。3、双方2003年6月17日签订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只作为向国土局办理过户手续使用,其土地转让价格为工业用地,本协议所指土地为工业出让用地价格。4、该宗地块上市场营业房面积13620平方米的拆迁赔偿,大西南公司同意按锦尚公司提出的方案,用修建的营业房1比0.8的计算标准进行赔偿,合计10896平方米。双方确认用修建的本项目一楼和负一楼的商业铺面房屋产权面积按1比0.8的计算标准赔偿给大西南公司。5、第一次付款:土地过户到锦尚公司,以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受理该宗土地为基准日起,60个工作日内,由锦尚公司支付成都红旗玻璃厂职工安置费、相关遗留债务共计3000万元;第二次付款:以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受理该宗土地为基准日起,120个工作日内,支付大西南公司4000万元;第三次付款:在取得施工许可证起30个工作日内,一次支付给大西南公司5000万元。6、土地转让到锦尚公司后,锦尚公司承诺:无论锦尚公司的股东今后的变更所发生的任何法律纠纷均不得影响本协议所指的土地转让价的金额支付,锦尚公司对支付大西南公司全额土地转让款及市场营业房的拆迁赔偿义务的履行无任何异议,如产生法律纠纷,锦尚公司愿自动放弃抗辩权,大西南公司自始至终享有该土地转让款的应得权益。7、双方将严格履行本协议确定的各自义务。任何一方违反上述义务、确认,都应向守约方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低于因违约方行为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如锦尚公司未按照本协议期限足额支付大西南公司的应付款项,锦尚公司应承担银行利息(以商业银行最高浮动利息计算)及不低于日万分之二点一的滞纳金,并赔偿违约总额30%的违约金。8、锦尚公司同意在任何情况下,无条件的支付以上确认的价款及房屋赔偿,以保证大西南公司的权益。9、本协议经双方签字盖章后即行生效。该协议由锦尚公司林世国签字,加盖公司印章,大西南公司胡自强签字,加盖公司印章。2003年6月17日,锦尚公司向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经贸委作出《承诺函》,载明:“为共同推进开发欧尚项目,经区政府同意将大西南公司土地(不含地面建筑物、地面资产补偿另计)转让给锦尚公司。锦尚公司承诺,上述土地过户到锦尚公司后,半年内由锦尚公司支付大西南公司兼并成都红旗玻璃厂全体职工(含离退休职工)所有的安置费用,并承担支付大西南公司所获得土地上的全部债务(含大西南公司、成都红旗玻璃厂),并给予大西南公司经济补偿。补偿协议及地面资产赔偿协议另行签订。”2003年7月15日,双方向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提交土地转让相关文件,并取得《土地利用接件受理单》。2004年10月19日,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向锦尚公司发出《土地出让价款缴款通知单》,载明土地出让合同号为5101企改(2002)151号,出让地块位于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出让面积19853.31平方米,土地用途商业,土地出让金4069928.55元。

    2006年7月2日,上海七浦万丰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现上海万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浦万丰公司)、成都九眼桥电器市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眼桥公司)与大西南公司签订《协议书》(以下简称2006.7.2协议),约定:一、七浦万丰公司同意向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支付协议对价19700万元。该对价包括但不限于:1、七浦万丰公司从大西南公司受让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地块约30亩(以下简称大西南地块)过户到锦尚公司(在本协议中简称项目公司)的转让费,并且包括该地块上已存电器市场经营场地和住宅楼在内的所有建筑的拆迁费、过户费等;2、九眼桥公司之前投入到项目公司的全部资金及投入到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地块约17亩(简称合作公司地块)的全部资金(约定作价为2500万元);3、项目公司员工拖欠的工资及福利待遇和员工的退工清理费用。二、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的协议义务为:1、将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地块约30亩(大西南地块)在七浦万丰公司第一次付款后的14个工作日内过户至锦尚公司名下;2、清偿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地块约30亩(大西南地块)上的抵押债务;3、清偿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地块B约17亩(合作公司地块)上未经七浦万丰公司同意的一切抵押债务;4、变更项目公司名下全部约47亩土地的规划用途为商住综合用地;5、完成项目公司名下全部47亩土地的拆迁工作,使之处于可开发状态;6、清偿项目公司现有的担保债务;7、其他为项目开发顺利实施应由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承担的义务。三、对价支付方式及支付时间:1、七浦万丰公司于2006年7月3日支付1730万元,该资金用于大西南公司偿还欠成都燃气有限公司的债务,该款由七浦万丰公司直接支付到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的账号上;2、七浦万丰公司根据九眼桥公司已经完成大西南地块过户债务重组协议的条件下,将5270万元付至七浦万丰公司在农行成都光华支行开具的账户,由该行监管用于大西南地块的债务重组、土地变性和过户费、合作公司地块解除全部抵押的费用。其中土地变性过户费由七浦万丰公司从该账户直接支付到国土管理部门,债务重组的款项在土地过户到锦尚公司名下后2个工作日内依债务重组协议直接支付给债权人,解除17亩土地抵押的费用在解除抵押办理土地证完毕时支付给银行和相关当事人。在七浦万丰公司确认大西南土地已过户至项目公司名下和合作公司地块已解除抵押,两地块不存在任何权利瑕疵后2个工作日内将该账户上的资金余额支付给九眼桥公司;3、七浦万丰公司于2006年12月31日前向九眼桥公司支付3000万元,其中根据拆迁协议向九眼桥公司支付不超过1500万元的拆迁费,余额于12月31日一次性支付给九眼桥公司,九眼桥公司同时须于2006年12月31日将项目公司担保的九眼桥公司欠农行光华支行的本金为900万元的借款本息清偿完毕;4、2007年1月1日起,七浦万丰公司按月向九眼桥公司支付20万元,共支付18个月,支付总额为360万元,于每月15日支付,遇节假日顺延;5、余款9340万元由七浦万丰公司于2008年6月30日一次性交给九眼桥公司。四、七浦万丰公司根据情况需要可以通过项目公司支付协议对价,项目公司依本协议向九眼桥公司及相关各方支付协议对价视为七浦万丰公司支付。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一致同意本协议第一条约定的对价权益由九眼桥公司全部享有,大西南公司、丁方(注:原文如此)不能以其与九眼桥公司的任何协议为依据向七浦万丰公司和项目公司主张任何权利。所有支付根据合理合法的原则由九眼桥公司或相关各方出具税务机关认可的收据或发票。五、如七浦万丰公司支付1730万元后,大西南地块土地过户未能在约定时间完成,七浦万丰公司有权解除本协议,并向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索赔。九眼桥公司同意以九眼桥公司为锦尚公司名下已有的17亩土地使用权(项目公司地块)支付的土地出让金赔偿七浦万丰公司已付款和损失的利息。六、九眼桥公司承诺在本协议签订后两个月内完成大西南地块内的全部拆迁工作。每延期一天罚款20万元,从七浦万丰公司应付九眼桥公司的对价尾款中抵扣。七、九眼桥公司承诺在2006年7月31日前将合作公司地块上任何占有和使用行为清理完结并无障碍交给项目公司,如有费用发生,由九眼桥公司负责。八、九眼桥公司有义务协助项目公司办理土地用途的变更、规划指标的调整、政府关系的协调、立项的办理等,以确保项目顺利实施。九、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一致同意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借口要求七浦万丰公司提前支付本协议的对价。十、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同意以九眼桥公司留存在七浦万丰公司的协议对价部分对七浦万丰公司和项目公司可能存在的隐形债务和有可能影响项目公司和项目动作的债务做担保。凡有此类情形发生时,七浦万丰公司经九眼桥公司书面确认或依有被强制执行的法律裁决直接支付,若因九眼桥公司原因造成他方向七浦万丰公司追索影响项目开发时,七浦万丰公司有权先行支付,一切费用由九眼桥公司承担。七浦万丰公司的支付视为七浦万丰公司支付给九眼桥公司的协议价款,从七浦万丰公司应付九眼桥公司的尾款中扣除。十一、本协议签订后,七浦万丰公司在此之前与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签订的包括协议、合同在内的所有法律文件中,凡与本协议不一致的地方,均以本协议为准。十二、九眼桥公司负责解除项目公司签订的所有法律文件并承担相应的法律和经济责任,包括此前项目公司与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签订的所有与本协议内容不一致的法律文件。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一致同意不以此前与七浦万丰公司和项目公司签订的任何法律文件为依据向七浦万丰公司和项目公司请求任何超出本协议的权利以及向七浦万丰公司或项目公司提起诉讼、仲裁等。

    2006年7月28日,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书》(以下简称2006.7.28补充协议),约定:一、七浦万丰公司支付九眼桥公司的对价总额由19700万元减少至19150万元,即减少550万元,作为七浦万丰公司提前支付对价款的补偿;二、将七浦万丰公司首期支付九眼桥公司的对价款增加1800万元,即由7000万元增加至8800万元,该增加部分用于解除所有47亩土地上的全部债务,在土地过户完成和锦尚公司17亩土地抵押解除后将尾款付到九眼桥公司账户;三、将2006年12月31日前支付的第二期款增加1200万元,即由原来的3000万元增加到4200万元,该增加的1200万元中的900万元用于归还农行光华支行贷款,另外300万元支付给九眼桥公司;四、九眼桥公司在此补充协议之后,如果有任何理由要求七浦万丰公司再提前支付协议对价,则应按提前支付金额的30%作为给七浦万丰公司的补偿,并在七浦万丰公司应向九眼桥公司支付的总价中扣除;五、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同意,七浦万丰公司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九眼桥公司的合同纠纷一案,调解处理,互不主张违约责任,和解协议另行签订。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因为该案支付的诉讼费、律师费等由双方自理。

    2006年2月,七浦万丰公司因与九眼桥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并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川民初字第91号民事调解书确认,该调解书载明:一、双方确认依照2004年3月1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九眼桥公司将其名下的锦尚公司49%的股权过户到七浦万丰公司名下的行为合法有效。且因九眼桥公司对该公司没有实际投入注册资本,该股权转让实际是对出资义务的转让,七浦万丰公司无需就该股权向九眼桥公司支付对价金额。二、双方按《股权转让协议》已履行的部分合法有效。三、双方确认《股权转让协议》的实质内容是对项目转让及土地转让相关问题的约定,按协议约定,九眼桥公司应将大西南公司名下的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地块约30亩无瑕疵地以商业用地的性质过户至锦尚公司名下,同时由七浦万丰公司支付相应对价。而在协议履行过程中,由于九眼桥公司承诺的上述地块存在重大权利瑕疵,给七浦万丰公司带来了经济损失,七浦万丰公司有权追究九眼桥公司的违约责任。但鉴于双方经友好协商,现以调解方式解决本案纠纷,七浦万丰公司同意不追究九眼桥公司的违约责任。四、对本案纠纷所涉《股权转让协议》的遗留问题即未履行部分,按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及大西南公司三方于2006年7月2日签订的《协议书》及2006年7月28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书》中的约定执行。

    2007年6月21日,锦尚公司向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提出《申请》,载明:“大西南公司同意将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地块(成国用(2002)第1570号)转让给锦尚公司,作为‘成都锦江欧尚购物中心’项目开发用地之一,有关土地转让文件已于2003年7月15日提交贵局并取得《土地利用接件受理单》,2004年10月贵局出具了《土地出让金缴款通知单》。但因种种原因该项目的开发被搁置了较长时间,土地过户手续至今也还没有完全办结。2006年,在市区两级政府的关心和大力支持下,围绕该项目用地的各种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职工安置也得到了落实,土地转让仍按历史遗留问题处理。特申请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变更协议和缴纳土地用途出让金。”2007年7月31日,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与锦尚公司签订《5101企改(2002)出让合同第151号<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变更协议(一)》,载明:“一、根据2004年3月9日《土地转让意见书审核意见表》,土地受让人调整为锦尚公司。二、规划调整后出让土地面积调整为19741.10平方米(其中新整合用地面积479.88平方米,转让取得用地面积19261.22平方米)。因原出让合同为企业改制处置土地,未缴纳土地出让金,故原证面积减少部分不再退土地出让金。三、新整合出让土地面积为479.88平方米商业用地,按三级商业用地出让金标准每平方米1338元计,应缴纳土地出让金642079.44元。四、5101企改(2002)出让合同第151号项下成国用(2002)157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中19261.22平方米工业用地调整为商业用地。按2004年东调政策,该宗地按商业用地基准地价6690元的5%收取改变用途的出让金差价计6442878.09元。”2007年8月10日,锦尚公司取得成国(2007)866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2008年9月19日,大西南公司、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和成都红旗玻璃厂签订《备忘录》(以下简称2008.9.19备忘录),载明:鉴于1、大西南公司、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和成都红旗玻璃厂五方原已分别签订并履行了如下协议,即2004年3月1日七浦万丰公司与九眼桥公司签订的《成都锦尚置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2006年7月2日大西南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三方签订的《协议书》,2006年7月28日大西南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三方签订的《补充协议书》,2007年12月12日大西南公司、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四方签订的《备忘录》(以下称“原各类协议”);2、目前应税务所开具相关发票对合同约定内容在表述上有具体要求,大西南公司、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和成都红旗玻璃厂五方又分别签订了如下协议,即大西南公司、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成都红旗玻璃厂四方于2008年9月18日签订的《成都红旗玻璃厂土地转让及拆迁安置赔偿协议》,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三方于2008年9月18日签订的《九眼桥电器市场拆迁合同》(上述两份合同简称“特殊目的合同”)。由于上述“原各类协议”与“特殊目的合同”约定的内容原则相同,只是对支付对象、支付项目予以细分、对事情经过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描述,因在表述上可能存在差异性,大西南公司、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和成都红旗玻璃厂五方经协商特作如下特别约定:1、该“特殊目的合同”只是对“原各类协议”的部分内容作细致表述,而并不改变“原各类协议”的各方约定,包括不改变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与大西南公司、九眼桥公司最终确认的协议总对价19150万元,不改变“原各类协议”确定的对价支付方式、支付对象及支付时间,不改变“原各类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关系;2、“特殊目的合同”中所确认的涉及拆迁安置的各类赔偿金、土地转让款等(包括但不限于表述为七浦万丰公司额外出资或额外赔偿的)款项均包含于“原各类协议”总对价19150万元中,且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已根据大西南公司、九眼桥公司要求支付完毕;3、纠纷处理适用合同条款的约定,“原各类协议”和“特殊目的合同”的内容如有冲突,适用“原各类协议”。

    2009年9月20日,大西南公司向锦尚公司发出《催款通知书》,载明:“我公司于9月15日给你公司发出《催款通知书》,已告知你公司催款事项,但你公司既不签收,也不回复,……。对你公司的不履约行为,我公司将采取相应措施及法律手段予以追讨,并再次催促你公司速支付我公司土地转让款(根据协议尚有九千万元未支付),由此给我公司造成一切经济损失及法律后果均由你公司承担。”

    2011年1月20日,四川君一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受大西南公司委托,对大西南公司截至2009年4月30日收取锦尚公司土地转让款的情况进行了审计,并出具川君一会审字第(2011)第02号《关于对北海大西南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收取成都锦尚置业有限公司土地转让款的审计报告》(以下简称君一审计报告),载明:根据相关账簿、凭证及其附件,确认大西南公司收取锦尚公司土地转让款金额为45338015.95元。1、由大西南公司直接收取的款项为1264万元,其中确认大西南公司收取锦尚公司土地转让款金额为764万元,另500万元根据确认函作为代九眼桥公司收取锦尚公司的往来款;2、由成都宁海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海公司)代收的款项为360万元;3、其他代收代支的款项为34098015.95元。

2011年9月28日,四川鼎鑫司法鉴定所受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委托作出川鼎鉴(审)字2011第008号《成都锦尚置业有限公司支付19150万元协议对价情况鉴定报告》(以下简称鼎新鉴定报告),载明:一、从2006年7月3日至2011年8月25日,七浦万丰公司和锦尚公司共计支付“锦尚项目”协议对价款205691688.92元,已超过合同约定的19150万元协议对价,其中1、七浦万丰公司于2006年7月3日支付四川省内江市财政局17312940.79元,该款用于代大西南公司偿还欠成都燃气有限公司的债务及案件的执行等费用;2、2006年7月至2006年8月,锦尚公司代九眼桥公司支付工程款、还银行贷款及利息等62761805.26元,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均出具收据、收条确认;3、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出具确认函认可的对价款为88614990.87元,其中包含七浦万丰公司在2006年7月、2007年9月借与九眼桥公司的3500万元;4、九眼桥公司因银行账号冻结,委托宁海公司在2007年——2008年间代收锦尚公司支付的对价款共计2097388元。另外宁海公司2009年确认的锦尚公司支付的1750万元,因未在委托收款的期限内,暂未确认;5、根据锦尚公司与四川宏达爆破工程有限公司、成都华新宇建设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四川明发建筑拆迁工程有限公司等签订的合同或协议,锦尚公司已实际支付旧房拆除工程款和监理费2428763元;6、根据锦尚公司与交易地块上尚未搬迁的住户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锦尚公司已支付房屋购买费用及相应的安置费用32475801元;二、特别说明事项,宁海公司确认的2009年收到1750万元(不在九眼桥公司委托收款的2007年——2008年间),如能得到九眼桥公司的确认,则该款项支付应计入协议对价款。

    2010年3月25日,黄秀文、季秀红与四川永竞投资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竞公司)签订《上海坚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冠升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协议主要内容是:上海坚峰投资有限公司出资3500万元持有锦尚公司70%股权,冠升集团有限公司出资1400万元持有锦尚公司29%股权,欧尚(中国)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尚公司)出资50万元持有锦尚公司1%股权。黄秀文持有上海坚峰投资有限公司70%股权,持有冠升集团有限公司50%股权,季秀红持有上海坚峰投资有限公司30%股权,持有冠升集团有限公司50%股权。黄秀文、季秀红通过上海坚峰投资有限公司、冠升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持有锦尚公司99%股权。永竞公司通过受让上海坚峰投资有限公司、冠升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从而获得锦尚公司99%股权,交易总价6亿元。因该协议当事人之间发生纠纷,永竞公司于2010年12月16日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继续履行该协议并赔偿损失。

    2011年1月30日,大西南公司向锦尚公司邮寄《解除合同通知书》,载明:“2003年6月23日我公司按政府要求与贵公司签订协议,将兼并取得的位于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20320.17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给贵公司,土地对价为1.2亿元。我公司完成全部转让手续,贵公司一直怠于履行付款义务,八年来共向我公司支付土地转让款仅4500余万元,尚有7500余万元未支付。贵公司不断变卖股权,变换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以股权转让名义倒卖土地,其行为充分证明不愿继续履行合同,直接导致本公司兼并工作不能正常进行并蒙受巨大损失,已严重违反合同,合同目的已难以实现,属于法定解除合同的条件。本公司决定,解除与贵公司2003年6月23日签订的土地转让协议,收回原属我公司所拥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大西南公司提供九眼桥公司于2011年5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主要内容是:“我公司成立于1997年9月8日,是独立的法人企业。2003年,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要求九眼桥公司与欧尚公司组建合资公司即锦尚公司,我公司占49%的股份。锦尚公司成立后,于2003年5月通过拍卖取得了成都保温瓶厂17亩土地。2004年3月1日,我公司与七浦万丰公司签订《成都锦尚置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将我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七浦万丰公司,我公司退出锦尚公司。我公司与大西南公司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企业法人,大西南公司通过兼并成都红旗玻璃厂取得了该土地使用权。依据锦尚公司安排及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在2003年6月23日签订的协议,我公司在2003年7月到2006年共计代锦尚公司支付给大西南公司款项金额为1959839.63元。在我公司退出锦尚公司后,有部分款项通过我公司转交大西南公司,直到2009年都有类似情况。”

    2011年2月22日,大西南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称,大西南公司于2003年6月与锦尚公司就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土地(面积20320.17平方米)使用权转让达成共识,并于同年6月23日与锦尚公司签订了转让协议。协议明确约定了转让价款为1.2亿元,同时约定锦尚公司按1:0.8的比例赔偿大西南公司10896平方米的营业用房,还约定在大西南公司为锦尚公司办理土地过户登记手续之日起的120个工作日内支付7000万元转让款。协议签订后,大西南公司于2004年6月9日为锦尚公司办理了相关过户手续,并履行了协议约定的相关义务。按双方约定,锦尚公司本应在2004年10月10日前向大西南公司支付转让款7000万元,但锦尚公司借故拒不支付协议约定的相关转让款,并且拒绝履行其他义务,其行为已构成违约,考虑到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多次协调及锦尚公司的各种承诺,大西南公司同意延期支付。协议签订至今,大西南公司每年若干次通过各种形式催款,锦尚公司均予以推拖,并在支付了4000余万元后,再次要求延期,同时承诺待欧尚项目开工后即支付全部转让款。但锦尚公司却于2010年3月25日将双方协议约定的土地转让给永竞公司,在大西南公司获知该信息后,锦尚公司又再次将该土地转让给新业阳光股份有限公司。在此情形下,锦尚公司仍拒不支付给大西南公司的转让款,损害大西南公司的合法权益。锦尚公司的上述行为已证明其不履行协议约定的义务,而且多次转让土地的行为已证明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约定的赔偿营业用房10890平方米根本不能实现,导致了双方签订的协议不可能再继续履行,其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同时也损害了大西南公司的合法权利。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九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请求:1、依法解除大西南公司与锦尚公司2003.6.23协议,并返还协议约定的价值1.2亿元的土地给大西南公司;2、依法判令锦尚公司承担约定的违约金3600万元;3、本案诉讼费由锦尚公司承担。

    锦尚公司答辩称,1、锦尚公司及其股东、锦尚公司实际控制人均未见过也从未履行过大西南公司据以起诉的2003.6.23 协议,这是一份客观上并不实际存在的协议;2、根据七浦万丰公司与大西南公司及九眼桥公司签订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川民初字第91号《民事调解书》可知,凡是大西南公司与锦尚公司于2006年7月2日之前签订的所有法律文件,在2006.7.2协议签订后都已全部解除并废止,故2003.6.23协议即使真实存在,也早于2006年就已解除并废止,大西南公司的诉讼请求应依法驳回;3、2006.7.2协议签订后,七浦万丰公司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并于2007年8月10日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同日注销了大西南公司持有的(2002)第157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说明土地登记在锦尚公司名下,是双方履行2006.7.2协议的结果,大西南公司在诉状中称于2004年6月9日为锦尚公司办理了相关过户手续与事实不符;4、为推进“欧尚锦江购物中心”项目建设,锦尚公司目前已完成开工前的相关准备工作,大西南公司要求返还土地没有依据;5、本案是大西南公司为牟取非法利益,割裂事实、隐瞒真相进行的恶意诉讼;6、大西南公司与九眼桥公司系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林世国,在2004年3月13日七浦万丰公司成为锦尚公司股东前,锦尚公司处于大西南公司和九眼桥公司实际控制中,2003.6.23协议即使存在,实质上亦等同于大西南公司自己和自己签订的协议。综上所述,大西南公司的诉讼请求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故请求依法驳回大西南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一)双方法律关系的性质、效力及双方当事人实际履行的是哪一份协议;(二)双方的实际履行情况,锦尚公司是否存在违约行为;(三)本案合同是否属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大西南公司主张解除合同应否支持。

    大西南公司提供了其起诉所依据的2003.6.23协议原件,庭审中锦尚公司对其真实性未提出异议。根据该协议内容,说明双方当事人之间为土地使用权转让法律关系。根据本案证据,签订协议后,双方当事人已向国土部门提交相关转让资料,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在2004年向锦尚公司发出了缴纳土地出让金的通知。九眼桥公司在作为锦尚公司股东期间,已支付大西南公司1959839.63元款项,上述事实表明,双方当事人在签订2003.6.23协议后已开始实际履行。2006.7.2协议的签约主体是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协议内容既有七浦万丰公司与九眼桥公司关于锦尚公司股份转让的内容,也包括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土地转让的内容。该协议约定,七浦万丰公司支付给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协议对价19700万元,该对价包括案涉土地过户的转让费,并包括该地块上已存电器市场经营场地和住宅楼在内的所有建筑的拆迁费、过户费。在付款方式上约定,七浦万丰公司可以通过锦尚公司支付协议对价,锦尚公司依本协议向九眼桥公司及相关各方支付协议对价视为七浦万丰公司支付,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一致同意该协议约定的对价权益由九眼桥公司全部享有。该协议还约定,九眼桥公司负责解除锦尚公司签订的所有法律文件并承担相应的法律和经济责任,包括此前锦尚公司与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签订的所有与本协议内容不一致的法律文件。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一致同意不以此前与七浦万丰公司和锦尚公司签订的任何法律文件为依据向七浦万丰公司和锦尚公司请求任何超出本协议的权利及提起诉讼、仲裁等。上述协议内容表明,在土地转让价款、拆迁赔偿、付款方式上,2006.7.2协议已对2003.6.23协议作出了重大变更,且经各方当事人签字认可。2006.7.2协议合法有效,对大西南公司具有约束力。在2006.7.2协议签订后,锦尚公司办理了大西南公司名下的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五段87号约30亩土地过户手续,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并由七浦万丰公司按约向大西南公司支付了1731万元,表明2006.7.2协议已开始实际履行。

对协议的履行情况,双方当事人分别提供了相应证据。大西南公司提供的君一审计报告载明,大西南公司收取锦尚公司土地转让款为45338015.95元。锦尚公司提供的鼎新鉴定报告载明,七浦万丰公司和锦尚公司共计支付“锦尚项目”协议对价款205691688.92元。二者主要分歧在于,君一审计报告是对大西南公司直接收到的款项进行的统计,鼎新鉴定报告是对七浦万丰公司和锦尚公司支付协议对价,投入到项目的款项进行的统计,包括支付给九眼桥公司的款项、支付给大西南公司的款项,也包括锦尚公司自行完成拆迁工作支付的费用。二者在大西南公司直接收款数额的认定上基本一致。根据2006.7.2协议关于大西南公司同意协议对价由九眼桥公司享有的约定,七浦万丰公司、锦尚公司按2006.7.2协议约定支付给九眼桥公司的款项,均应认定为协议对价款项,也应视为大西南公司收取的土地转让款。另根据2006.7.2协议的约定,七浦万丰公司支付的协议对价包括地面建筑物的拆迁费用,七浦万丰公司、锦尚公司在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未完成拆迁工作的情况下,自行完成拆迁并支付的拆迁费用也应计入七浦万丰公司、锦尚公司应付的协议对价款中。根据上述分析,大西南公司根据2003.6.23协议的约定,以其仅收取4500余万元土地转让款,主张锦尚公司构成违约的理由不能成立。且根据大西南公司、锦尚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九眼桥公司和成都红旗玻璃厂2008.9.19备忘录载明的“七浦万丰公司、锦尚公司已根据大西南公司、九眼桥公司要求支付完毕”内容,表明锦尚公司在履行2006.7.2协议的过程中,并无违约行为存在。

    综上所述,大西南公司与锦尚公司签订的2003.6.23协议已由2006.7.2协议经各方当事人协商一致作出重大变更,双方当事人实际履行的是2006.7.2协议。锦尚公司在履行2006.7.2协议的过程中没有违约行为。大西南公司根据2003.6.23协议的约定,以锦尚公司欠付土地转让款构成违约,要求解除2003.6.23协议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七十七之规定,判决驳回大西南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21800元,由大西南公司负担。

    大西南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法院适用双重标准采信证据,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主要表现在:一是一审判决对大西南公司提供的各组证据的“三性”予以了认定,又对锦尚公司提供的各组证据(与大西南公司的证据相矛盾)予以采信;二是本案存在对超过举证期限的证据(即鼎新鉴定报告)予以认定的情况。2、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主要表现在:一是2006.7.2协议的合同主体没有锦尚公司,锦尚公司也没有证据证明九眼桥公司按照该协议约定解除了相关合同等法律文件;二是2006.7.2协议是关于七浦万丰公司与九眼桥公司之间股权转让事项作出的;三是一审判决以七浦万丰公司于2006.7.2协议签订的次日支付了1731万元给四川省内江市财政局为依据认定履行的是2006.7.2协议与事实不符;四是一审判决根据2008.9.19备忘录认定锦尚公司已经按照2006.7.2协议约定的对价支付完毕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在大西南公司依约履行了全部义务的情况下,锦尚公司恶意拖欠转让款已经构成违约,一审判决却作出相互矛盾的推论,应予纠正。故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并改判支持大西南公司的全部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锦尚公司承担。

    锦尚公司答辩称,1、2006.7.2协议就土地转让、拆迁安置、债务清偿等事项作出了全面约定,明确包含了案涉土地转让内容,大西南公司称该协议是基于七浦万丰公司与九眼桥公司股权转让事项作出的,与事实不符。2006.7.2协议明确解除和废止了此前所有相关协议,并且锦尚公司对2006.7.2协议的真实有效性也一再予以确认,相关政府主管部门对七浦万丰公司入主锦尚公司并基于2006.7.2协议取得项目开发权益的事实均予以确认。故大西南公司依据所谓的2003.6.23协议提出的本案诉请不应得到支持。2、相关各方实际履行的是2006.7.2协议,这一点也为大西南公司自认,相关政府主管部门对此也予以确认,大西南公司称履行的是2003.6.23协议的理由不能成立。3、大西南公司不认可锦尚公司支付的案涉土地拆迁补偿费用及向九眼桥公司支付的相应款项为履行协议对价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有充分证据证明,锦尚公司及七浦万丰公司已按2006.7.2协议实际支付了对价,解决了案涉土地的债务和职工安置等问题,大西南公司称只支付了4500余万元土地转让款,与事实不符。综上,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庭审中,大西南公司提供了如下新证据:1、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成民初字第929号民事调解书;2、成都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关于申报债权的报告》;3、成都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与大西南公司、九眼桥公司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书》;4、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1997)川高法经一初字第48号民事判决书;5、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1998)川执字第48—8号执行裁定书;6、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内法执字第183—1号执行通知书。意在证明:1、锦尚公司所列举的已付款项是因案外人的债务形成的,与本案无关,而且该已付款项属2003.6.23协议应付款项的一部分;2、案涉土地在2003年已被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查封,故2006.7.2协议再次转让土地没有法律依据;3、七浦万丰公司支付1731万元给四川省内江市财政局不能证明是履行2006.7.2协议,事实上是履行2003.6.23协议。锦尚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认可,但对证明目的不认可,其认为上述证据恰好证明了双方履行的不是2003.6.23协议,而是2006.7.2协议。对于上述证据,本院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但根据上述证据不能得出双方当事人履行的就是2003.6.23协议的结论。

    锦尚公司提供了如下新证据:1、九眼桥公司、欧尚公司与七浦万丰公司于2004年3月1日签订的《关于成都锦尚置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合作事宜的三方协议》,意在证明九眼桥公司无力取得相应的资金支付土地款和变性费,故锦尚公司无法取得开发建设所需的土地使用权,在这种情况下,七浦万丰公司同意代锦尚公司支付上述费用,九眼桥公司和欧尚公司表示同意;2、九眼桥公司、七浦万丰公司于2004年3月1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意在证明九眼桥公司将持有的锦尚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七浦万丰公司,并负责将案涉土地无瑕疵地以商业用地性质过户至锦尚公司名下;3、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一大队委托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2012年3月15日作出的成公鉴(文检)字[2012]2327号《鉴定书》,鉴定对象是大西南公司在一审中提供的2003年6月17日锦尚公司向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经贸委作出的《承诺函》,鉴定意见为“检材与样本不是同一印章盖印”,意在证明2003年6月17日《承诺函》是虚假的。大西南公司对上述三份证据的真实性均没有异议,但认为证据1、证据2均是关于股权转让的情况,证据3系公安机关在侦查林世国涉嫌犯罪过程中作出的,均与本案无关联性。对于上述三份证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上述证据,本院对大西南公司在一审中提供的2003年6月17日锦尚公司向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经贸委出具的《承诺函》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该《承诺函》所反映的内容不属于本案的事实。

    锦尚公司在本院二审期间还提供了其他一些证据材料,其中第五组证据中的证据15“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确认函”中包含了大西南公司、九眼桥公司、宁海公司等出具的相关“收条”或“确认函”。其中,2006年7月28日,九眼桥公司出具的“收条”中载明:“今收到锦尚置业有限公司105万元,其中55万元支付招商银行借款利息,50万元支付同一笔贷款给委托方的利息。以上款项包括在7月2日协议对价首付款中。……”2007年12月11日,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出具的“确认函”中载明:“……我方正式对这350万元予以确认,同意从贵我双方于2006年7月2日的协议对价中支付。”锦尚公司意在证明大西南公司认可款项支付系按2006.7.2协议履行。大西南公司在书面质证意见中仅对该证据的关联性提出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为:(一)一审在证据采信上是否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形;(二)大西南公司解除2003.6.23协议、要求锦尚公司返还案涉土地并支付违约金的请求应否支持。

   (一)关于一审在证据采信上是否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形的问题。

    首先,关于是否存在一审判决对相互矛盾的证据予以确认的情形。从一审判决可以看出,一审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只对大西南公司提供的以下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进行了确认:1、第一组证据,包括大西南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2、第三组证据中的证据1(大西南公司成国用(2002)字第1570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证据4(2003年6月23日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签订的《协议书》);3、第四组证据中的证据4(2010年3月25日黄秀文、季秀红与永竞公司签订《上海坚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冠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而对于大西南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之外的其他证据,只是确认了其真实性。对于锦尚公司提供的证据,一审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对其真实性予以了确认。综上所述,一审判决是在确认了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大部分证据的真实性的基础上,综合证据情况,依据法律规定进行了认定,大西南公司上诉所称的一审法院对于双方提交的相互矛盾的证据的“三性”均予以确认的理由不能成立。

    其次,关于一审判决认定和采信锦尚公司提供的鼎新鉴定报告是否存在错误的问题。锦尚公司提供鼎新鉴定报告是在一审开庭(2011年5月12日)之后,大西南公司认为已超过举证期限,并且该报告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应作为证据使用。对此,本院认为,鼎新鉴定报告的形成时间是在本案一审开庭审理后的2011年9月28日,客观上存在无法在本案一审庭审前提供的合理原因。而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有关举证时限规定的通知》第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举证时限,针对某一特定事实或特定证据或者基于特定原因,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要求当事人补充证据。因此,一审法院在举证期限届满之后对锦尚公司提供的鼎新鉴定报告要求大西南公司进行质证,并不违反上述规定。此外,大西南公司在一审中对鼎新鉴定报告进行了质证,其虽不认可该证据的关联性,但对真实性并不否认,一审法院针对质证意见对该证据进行了审查和认定,并在与大西南公司提供的君一审计报告相比较的基础上加以使用并无不当。

另外,从一审判决中可知,大西南公司在一审中提供的第二组证据2、3、4、5和第四组证据2也是在举证期限届满之后提交的,一审法院对这些证据的真实性也进行了确认。可见,一审法院为了查明案件事实,对于双方在举证期限届满后提交的证据均进行了审查,并不存在适用双重标准采信证据的问题。

    综上,本院认为,大西南公司关于一审法院在证据采信上存在程序违法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大西南公司解除2003.6.23协议、要求锦尚公司返还案涉土地并支付违约金的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

    对于该问题的认定,应当从理清2003.6.23协议与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之间的关系入手。本院认为,2003.6.23协议、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故合法有效。2003.6.23协议的性质是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该协议在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之间形成了土地使用权转让法律关系,大西南公司负有把符合协议约定的案涉土地转让给锦尚公司的义务,锦尚公司则负有按照约定支付相应对价等义务。而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的性质更为复杂,涉及的并非单一法律关系,既包括七浦万丰公司与九眼桥公司关于锦尚公司股份转让的法律关系,又包括九眼桥公司与锦尚公司之间股东出资以及为成都保温瓶厂地块投资的内容,还包括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之间关于案涉土地转让的内容等。

    本院认为,从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的内容看,其在关于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内容方面,根据合同法第八十四至八十七条之规定,在七浦万丰公司与大西南公司之间构成了免责的债务承担。首先,2003.6.23协议实质上是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签订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为取得案涉土地使用权,锦尚公司需支付给大西南公司的主要对价为1.2亿元的土地转让价款及相应的拆迁补偿,此项义务即其承担的债务。锦尚公司所负的该项债务并非与特定债务人的人身具有密切联系的债务,也不是法律强制性规定不得进行转让的债务,锦尚公司与大西南公司也未约定该债务不得进行转让,因此,2003.6.23协议约定的债务可以通过协议约定转让给第三人。其次,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包括了2003.6.23协议约定的债务内容。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约定七浦万丰公司向九眼桥公司和大西南公司支付19150万元的对价,该对价包括了案涉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费以及该土地上所有建筑的拆迁费、过户税费等,这部分内容与2003.6.23协议约定的债务内容是重合的。2006.7.2协议约定将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至锦尚公司名下,说明七浦万丰公司并非自己购买案涉土地使用权,而是代锦尚公司支付该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费。对于该土地使用权的转让价款,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并没有明确对其变更,仅约定包含在19150万元的价款中;对于支付方式、拆迁赔偿方面的变更是大西南公司与七浦万丰公司协商一致的结果,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应当是真实有效的。因而,七浦万丰公司根据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承担的债务,并未改变原债务的主要内容。对此,锦尚公司在2006.7.2协议签订后,通过办理土地过户、作为一方当事人签署2008.9.19备忘录等行为,已经表明了对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约定的认可。再次,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的签约主体有作为债务承担人的七浦万丰公司和债权人大西南公司,而没有原债务人锦尚公司,属于债务承担人与债权人直接签订的债务承担合同。由于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对锦尚公司并无不利,同时也并没有给锦尚公司增加设定债务负担,因而该协议并不需要以锦尚公司同意为要件,该协议自其成立之日生效,同时产生债务转移的法律效力,七浦万丰公司代替锦尚公司履行对大西南公司的全部债务。最后,2006.7.2协议第十二条约定:“乙(九眼桥公司)、丙方(大西南公司)一致同意不以此前与甲方(七浦万丰公司)和项目公司(锦尚公司)签订的任何法律文件为依据向甲方和项目公司请求任何超出本协议的权利以及向甲方或项目公司提起诉讼、仲裁等”,这里的“法律文件”显然包括了2003.6.23协议。而如前所述,2006.7.2协议第一条已经明确约定由七浦万丰公司承担案涉土地转让价款的支付义务,该协议中对案涉土地转让中锦尚公司应付何义务再无任何表述,并且该协议第四条约定“甲方(七浦万丰公司)根据情况需要可以通过项目公司支付协议对价,项目公司(锦尚公司)依本协议向乙方(九眼桥公司)及相关各方支付协议对价视为甲方(七浦万丰公司)支付”,进一步明确了由七浦万丰公司独立承担该债务,通过锦尚公司支付协议对价也视为七浦万丰公司的支付,履约主体仍是七浦万丰公司而非锦尚公司。因此,从2006.7.2协议约定看,大西南公司已经明确表示免除原债务人锦尚公司的责任而由七浦万丰公司独立承担,故锦尚公司除根据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受领土地使用权过户外,其债务负担已经被解除。综上,2006.7.2协议签订后,七浦万丰公司已经取代锦尚公司成为负有支付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对价的新的债务人,锦尚公司对此不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情形下,大西南公司以锦尚公司未依约履行合同义务构成根本违约为由请求解除2003.6.23协议的主张显然不能成立。

    从2003.6.23协议、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的内容看,其在关于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内容方面,根据合同法第八十八条、第八十九条之规定,在大西南公司与九眼桥公司之间构成了合同承受,大西南公司将其享有的请求支付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对价款的债权以及应承担的一部分合同义务转让给了九眼桥公司。在债权让与方面,首先,大西南公司于2002年12月25日已经取得了2003.6.23协议项下的案涉土地使用权,2003.6.23协议约定的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大西南公司根据2003.6.23协议的约定取得了针对锦尚公司的合同债权即土地使用权转让价款1.2亿元,因此,大西南公司的该笔债权合法有效。其次,大西南公司转让的债权是大西南公司与锦尚公司作为市场主体进行土地使用权交易而形成的土地转让对价款请求权,显然不属于根据债权性质不得转让的债权,也不是法律强制性规定禁止转让的债权,2003.6.23协议也未约定该债权不得转让,因此,该债权依法可以转让给第三人。再次,2006.7.2协议第一条即明确了该协议所涉债权包括了大西南公司转让案涉土地过户到锦尚公司的转让费,该协议第四条则明确规定“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一致同意本协议第一条约定的对价权益由九眼桥公司全部享有”,可见,大西南公司与九眼桥公司就转让大西南公司就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所享有的债权达成了合意。而且,没有证据证明该合意的达成存在形式或内容违反法律规定而应无效或可撤销的情形。大西南公司在本案中对2006.7.2协议的真实性也一直是认可的。最后,根据2006.7.2协议,七浦万丰公司已经成为新的债务人,而七浦万丰公司同时又是2006.7.2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因此,2006.7.2协议的签订应当视为大西南公司就转让债权向七浦万丰公司作出的通知,七浦万丰公司此后的履约行为也证明了其对该事实的认可。在债务承担方面,根据2006.7.2协议第二条、第六条、第八条的约定,大西南公司与九眼桥公司一起负有解除案涉土地抵押、完成案涉土地上拆迁等义务,九眼桥公司并负有协助锦尚公司办理土地用途的变更、规划指标的调整、政府关系的协调、立项的办理等义务,因此,大西南公司将其承担的合同义务的一部分转让给了九眼桥公司。综上,大西南公司已经根据2006.7.2协议的约定将请求支付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对价款的债权让与给九眼桥公司,大西南公司在本案中以锦尚公司未依约履行合同义务构成根本违约为由请求解除2003.6.23协议的主张亦不能成立。

    此外,从有关当事人支付相应款项的情况看,2006.7.2协议第三条约定了首笔协议款的支付,即七浦万丰公司于2006年7月3日支付1730万元,该资金用于大西南公司偿还欠成都燃气有限公司的债务,该款由七浦万丰公司直接支付到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的账户上,而依据有关付款凭证或函件、鼎新鉴定报告及君一审计报告,双方当事人亦均认可七浦万丰公司于2006年7月3日支付了1731万余元到四川省内江市财政局账户上,属于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对价款的一部分。并且,从有关当事人对支付相应款项的确认等本案查明的其他事实看,有关当事人实际履行的是2006.7.2协议,2006.7.2协议的相关当事人对此事实也均予认可,并通过2008.9.19备忘录再次确认了2006.7.2协议及2006.7.28补充协议约定的对价支付方式、支付对象、支付时间等。因此,大西南公司称只收到4530余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对价款与事实不符,其主张鼎新鉴定报告中载明的九眼桥公司收取的款项与本案没有关联的理由亦不能成立。

    综上,本院认为,2006.7.2协议构成对2003.6.23协议的重大变更,支付案涉土地使用权转让对价款的义务主体已经由锦尚公司变更为七浦万丰公司,该对价款的债权人已经由大西南公司变更为九眼桥公司,有关当事人实际履行的也是2006.7.2协议,因此,大西南公司针对锦尚公司提出的解除2003.6.23协议并要求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并且,大西南公司上诉理由中所述的一审在证据采信上存在程序错误的主张也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821800元,由北海大西南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辛正郁

代理审判员 王  丹

代理审判员 司  伟

 

二○一二年  月  日

书  记  员 王楠楠

【返回列表页】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589号长泰国际金融大厦19楼(200122)     座机:0922-5421555    手机:+86 13165655999